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龙感湖概况 > 历史人文

醉美龙感湖荷塘

发布时间:2017-08-17  来源:  访问次数:

 陈文祥

在《美丽龙感湖》电视短片结尾,我曾看过这样一幅画面:一大片一大片红白相间的荷花在朝阳下摇曳生姿。其境之美,令人过目不忘。

其实这种美景在我儿时是寻常见的,只是几十年光阴里,人们开垦农田深挖鱼塘,一点一点地将这些美景生存的地方挤出视野之外,倒不是龙感湖人不爱莲,而是彼时迫于生计之艰。

但美景自有美景的去处,她不因你不去而不鲜亮、澄澈、秀丽。当然,你一去,她会顿时更加鲜艳可人。

秋之际,应友人之约,大人小孩一行十余人,乘坐两辆面包车来到了我久未曾见的荷塘。远远望去,真个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红花别样红”我这个生长在龙感湖几十年的正宗龙感湖人竟然不知道龙感湖还有这么个让人大开眼界的胜景,倘若没有此行,恐怕一辈子都不知道这个《美丽龙感湖》中的荷塘所在。

大人小孩欢呼雀跃下了车,主人带着我们堤坝,登上了小机船,约莫行了三分钟便靠上了大篷船,于是我们陆陆续续登上了大篷船,一看才知道大篷船就是紧挨着荷塘的。

这里停靠了三艘大篷船,每艘大篷船就是一个家。这个家如同我们的家一应俱全,有厨房、卧室、客厅等等,客厅里有电视机,船顶上有固定的卫星接收器,这让我想起年轻时读的严亚楚先生的章回体长篇小说《龙感湖》中的湖民,那个时代的湖民真是悲惨得很,今非昔比,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主人热情地递烟发饮料,同我们聊家常,回答我们的疑问,犹如多日未见的老朋友,相谈甚欢。这会儿几个孩子嚷嚷着要去摘莲蓬,大人们无奈只得暂时关闭话匣子,也一起吆喝着去摘莲蓬,便在主人的安排下纷纷登上了刚才那两艘小机船,小机船先是小心翼翼地驶离港湾,走到正航道后便飞奔起来,迎着朝阳,溅起无数珍珠般的浪花,适时我正坐在船头,身上被水溅得透湿,感觉倒是十二分的惬意,坐在前艘船尾的美女看到我这般光景,大喊:“祥哥,坐船头的滋味可好?”

船行约七八分钟后缓下来了,倏忽间就驶入了鲜美的荷塘里,这是一处比朱自清当年月夜里溜达的荷塘大几十倍的荷塘,因为在朝阳下,自然也生机鲜亮许多,船的周围都是荷花,全白的是生命在怒放,淡红的是含苞待放,紫红的是小花骨朵儿。有的正吐着花蕊,如初嫁的新娘;有的亭立在荷花下面,好似害羞的少女。荷花的四周密布着或老或嫩的莲蓬,荷叶的下面是一层层的菱角禾,菱角禾上结有许多红紫色、青绿色、土红色的菱角,菱角禾的周遭鱼儿在快乐地游戏。小机船在荷塘里横冲直撞,荷叶荷花莲蓬噼里啪啦倒下去,船过之后又耸立起来大人们快捷地摘莲蓬,孩子们坐在船舱里剥莲蓬,欢歌笑语荡漾一湖。

莲蓬摘得够多了。两船人便在荷塘里随船游弋,远处的山峦,近处的湖光,身处荷塘,如同梦境,梦里水乡多好的梦,多好的水乡。

驾船的师傅说午饭的点到了,该去吃饭了,便从原路返回,我们又纷纷登上了大篷船,但见船厅中央已摆上了满桌的酒菜。

主人豪爽,一口气连开了六瓶精装白酒,给每位来客斟满杯,指着桌上说,都是一些农家菜,没有什么好招待,大家请随意。说完便端杯敬客,一饮而尽,我也喝了一口,清醇甘冽,入口醇香,真是好酒。

客人们并不拘谨,品尝起湖中美食,这些被主人称之为家常菜的倒有许多份我们叫不上名儿。席间有位美女好奇地问,这道菜黑不溜秋地 ,吃起来却润滑可口,是不是马菜苋呀?主人笑了笑,说你们猜猜,有人说是山蕨菜,有人说是土紫菜,猜了半天,主人说都不对,这道菜是菱角禾做的。野菱角禾不仅是上等的食材,还可入药,是上佳的抗癌防衰老食品席上还有许多珍馐都是极富营养的食物,野菱角米,野莲子米,野鲜藕,野鲫鱼,野湖虾,野鳝鱼,野……一桌原生态的野味,湖民的家常菜,对于我们来说是奢侈的。主人是家中老大,他兄弟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先后依次过来与客人敬酒,盛情难却,一杯一杯喝下去,客人们都十分尽兴。这一家子兄弟和睦、默契,而媳妇们都在厨房里忙碌,这种淳朴的古风也是我久违的人情美。

龙感湖人爱荷花,区徽上就有荷花的图案,女孩儿名字带莲、荷的就太多了,荷花也是佛教的花,佛语曰:每个人都可成为自己的佛。其实,心中有他人,才是佛的精神。这种精神气质在龙感湖人身上很普遍,正如同湖民的家常菜。

                      (本文已发表在黄冈日报新周末,原题《荷塘游》,有删改。)

上一篇:又是一年虾肥时 下一篇:返回列表